现代快报消息:丁俊晖的横空出世,让斯诺克运动在中国登上了大雅之堂,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喜欢上这项运动。而刚刚结束的斯诺克世锦赛,又让斯诺克热在国内升温。九球世界冠军潘晓婷的父亲在上海经营一家球房,他开心地告诉记者,世锦赛期间客人多了不少,出现了很多新面孔。

南京如何呢?昨天,记者来到了克莱恩台球俱乐部,这是南京最大的台球连锁店。老板陈伟与记者聊起了他的球房,他坦言,“球房的生意比过去好了许多,但事实上斯诺克在中国还没有真正火起来。”

陈伟1998年开始涉及台球,之前他做的是外贸生意,因为喜欢台球这项运动,所以他放弃了其他能赚钱的生意,一心搞起了台球俱乐部,取名克莱恩,一个非常洋气的名字。

那时候,台球在中国有人打,但是这项运动的口碑不太好,在很多人的眼中,只有小混混才会去打台球,所以起初的经营状况并不好,到2000年的时候,南京只剩下克莱恩一家台球俱乐部在苦苦支撑,陈伟说,“我每年几乎都要赔上几十万。”

因为以前的生意关系,陈伟认识很多来自中国台湾的朋友,他便与台湾朋友合作,合资制造九球球台,并在南京主推九球,当时,九球运动风靡台湾和美国,陈伟的朋友在台湾的俱乐部有100张九球桌,一年有几千万的收益。陈伟告诉记者,“斯诺克技术含量比较高,当时会打的人很少,斯诺克完全处于边缘状态。”

经营了几年,球房的生意并没有什么好转,而与陈伟合资的台湾人也撤资了,当时,也有人劝说陈伟放弃,但他还是硬扛了下来。“都熬了这么多年了,如果当时退出,我觉得非常可惜。”

2005年,中国神童丁俊晖横空出世,因为中国公开赛夺冠,他震惊了世界,同时也把春风刮到了全国各地的球房,克莱恩俱乐部也在其中。陈伟说,“从2005年开始,球房生意好了很多,至少每年不再赔本经营了。”

正是从那时起,更多的中国人开始喜欢上了斯诺克这项运动,随着丁俊晖连创佳绩,斯诺克运动也登上了大雅之堂,真正被承认是一项绅士运动。

而今年央视首次直播斯诺克世锦赛,这段时间来打球的人明显增多了,一到晚上陈伟两家店的17张斯诺克球台几乎全满。除了会员之外,还出现了更多的新面孔,在克莱恩的球吧区还有直播大屏幕,球友们也经常到俱乐部来看球。“现在最明显的变化就是,台球的氛围很好,大家会经常聚在一起聊聊斯诺克。”陈伟说。

现在陈伟在南京有2家球房,在上海还有4家。他还一直在做台球器材生意,代理各种品牌的器材,而且他又重新找到了台湾合伙人,一起推出“克莱恩”品牌的台球桌。“现在在中国想开球房的人很多,我每个月几乎都能卖掉100多张球台。”陈伟告诉记者。

“虽然现在台球的普及率很高,每天全国都有几百万人在打球,但光靠开球房其实赚不了多少钱,”经营了10年,陈伟深有感触,“就那么多台子,都是算时间的,多少钱完全能算出来,所以我现在是卖器材赚点钱可以补贴到球房来,来钱的渠道就比较多了。”

陈伟现在做的是台球产业了,而其他开球房的未必都能这样做,大多就是靠顾客来打球赚钱,在陈伟看来多数球房的经营状况并不算太好。”大环境、大气候应该说还是不行。”陈伟如是说。

何出此言?陈伟向记者解释道,“丁俊晖一年收入几百万,你知道其他一线球员的年收入多少吗?只有四五万,他们平常都挂靠在当地球房打球,以及教人打球,工资每月给个5000元已经到顶了。国内的比赛奖金又少得可怜,冠军奖金才1万多,来回路费、住宿都要自理,这样一算即便拿冠军,奖金也剩不了多少。现在都说台球赞助商很多,但只有丁俊晖才能吸引到赞助,他不来,很少有赞助。丁俊晖属于一枝独秀。”

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因为丁俊晖,现在有很多家长希望孩子去练斯诺克,在南京,陈伟也经常接到家长的电话,要把孩子送到他这里来练球,陈伟坦言,他不敢接收,“很多时候大家喜欢一窝蜂,只看到光环的一面,其他的看不到,我不敢收,怕误人子弟,台球毕竟还是非奥项目,国家没有出钱,全要靠自己,而且台球也没有国家队,很多孩子甚至现在就不想读书,专打台球,万一没打出来怎么办,即便打出来,能达到丁俊晖的高度又是一个难关,这里面需要很多因素。”

目前,陈伟6岁的儿子也在练球,小家伙虽然只有1米25,但水平已经相当不错,陈伟说,“主要是爱好,我并没要求他打出什么成绩,不行了可以转行干其他的,但学业什么的一定不能丢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