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名小画画家、微博画家、反文人画家、老朋克画家薛继业的《老薛的小画》画展开幕了。

足球和画画,这两件事看起来没什么联系,但从精神内核来说,是有共通之处的。

第一,足球和画画既是体力劳动,也是脑力劳动。你以为踢球是体力活,但马拉多纳说:我踢完球最累的不是腿,而是脑子。你以为画画是脑力活,但凡·高表示:每画完一幅画都好像累死过一次。

第三,足球和画画入门靠勤奋,成名靠天赋。足球和画画的业余爱好者太多,但好球员和好画家太少,盖因能不能爬到金字塔顶端,其实打父母造人那一刻起就决定了。

第四,足球和画画气象看整体,功夫看细节。世界杯冠军和名画的成功之处其实都在于“那一下”。比如齐达内的马赛回旋,比如伦勃朗的三角光。

第五,足球和画画的目的都是反权威。体育没有永远的王者,大家都在为挑落第一而努力。世界没有普世的规范,画家的每一次表达都是在捍卫自己的价值观。

第六,足球和画画从本质上用老北京话来说都是“玩意儿”,这东西就是个玩儿,是消遣,是消费,是消夏,如果一定要追求高大全,那就没意思了。

第七、第八、第九,略。因为如果我想继续说,还至少能总结出二十条。但我论述的核心目的是:

从模样上看,老薛不像个画画的,像个倒腾画的。耳钉、烫发、大扳指、T恤、过滤嘴烟,走大街上没回头率,扔艺术家堆里找不着,一句话概括就是:挺普通的,还有点没溜儿。

他的画和他的气质很像,不仅接地气儿,而且贴着地皮跑,但这也是他的功力所在。就像上面提到的踢足球一样,马赛回旋看着就是带球原地转360度,但不是谁都能做协调的;老薛的画看着也就那普通几笔,但也不是谁都能画出来的。

他的人,他的画,都是这样的:披着一个老朋克的外表,却揣着一颗小文青的心。

巧合的是,老薛也是个足球迷,而且据说还“专注踢球20多年”。他有两个喜欢干的事:泡吧、看球。如今又有了一个最喜欢干的事:泡吧看球。

画展开幕那天,老薛一身足球爱好者的行头就去了:T恤衫、短裤、运动鞋,配上他那粗壮的小腿,一种随时都要撒开丫子跑的架势,一点不文艺,一点不正式,反倒还没有油光水滑的观众看着像搞艺术的呢。

对于老薛这样的人,如果要用足球运动员来比较的话,我觉得他一定是个自由随性的南美球员。原来墨西哥队有个著名的守门员“花蝴蝶”坎波斯,不论在打扮还是职业态度上,老薛都有点他的味道。

说句题外话:关于足球的起源问题,中国和英国一直有争议,还差点打官司。但这东西有啥好争的?中国是足球的发源地,可如今被英国人发展成国球了,英国是乒乓球的发源地,但它如今也是中国人的国球了。英国非要争“蹴鞠”,结果踢得也越来越像中国队了。

足球和画画一样,最宝贵的不是形式,而是创造力。足球最宝贵的不是奖杯,而是运动员,画画最宝贵的不是画作,而是画家。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、一个时代的精气神,不是靠政体、不是靠法律、不是靠传统在顶着,而是靠那些始终捍卫着一种精神的人在顶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