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“阿瑟文学”文学火遍全网,成为最近大家的快乐源泉。刚开始很多网友以为是新出的香港电影叫《阿Sir,请坐》,后来才发现阿瑟不是香港片里经常出现的,而是陈飞宇英文名“Arthur”。“阿瑟文学”反映的其实是普遍的星二代与父母的相处方式,在父辈的光环下,星二代们究竟该如何自处呢?

“阿瑟文学”的来源是陈凯歌一家三口在综艺节目《熟悉的味道》中的一顿饭。陈凯歌和陈红对坐吃饭,两人在品鉴陈凯歌做的菜。陈凯歌发表一番《肉末赞》,形容自己做的蛋“艳丽的华贵”,陈红对爆米花进行“一粒小小的玉米爆发大大的能量”的感叹。因为节目组要求陈凯歌给陈红准备一个惊喜,所以陈凯歌一个电话让在美国读书的陈飞宇连夜飞回国。陈飞宇从另一个门走进房间,靠在门口的阴影下。陈凯歌说“阿瑟请坐”,但是餐桌旁边却没有凳子,陈飞宇走到陈红身旁,单膝跪下,一手抱着妈妈的肩膀,接受了妈妈投喂的肉末。他接过筷子的时候,还不忘给陈凯歌鞠上一躬。

这顿饭展现了他们一家稍带做作、刻意掉书袋的交流方式,有网友说不幸的家庭见过,不熟的家庭还是第一次见,不熟的家庭总少一把椅子。明明是一家三口的晚餐,可是陈飞宇连餐桌都不敢上,不配拥有一把椅子,哪怕现场买一把椅子都比让突然回家的孩子站着强,他在饭局上更像是一个服务生。陈飞宇当时的表情这么淡定,不得不让人怀疑这种事情时常发生。

戏台还没搭好,他们家竟然戏瘾大发?大家搞不清楚这到底是话剧还是综艺,吃饭唠嗑句句跟写作文似的,上升到人生的意义,夫妻之间的聊天内容满满的漂浮感。这种“真实的做作”让人看不懂却大受震撼,“瑟学”从此在江湖上有了姓名。一个多年前的综艺片段让陈飞宇一下子转型成了欢乐喜剧人,戳准网友每一个笑点和尬点。星二代和大明星家长之间的相处都这么让人无法想象的吗?

“阿瑟文学”好笑中透露着尴尬,尴尬里带着矫情,陈红一直嘴瓢,叠了一堆形容词还说重了,陈飞宇明明喝的是汤但是嘴里嚼得津津有味,假吃太明显了。明明大家只看了一遍视频,“阿瑟请坐”的语音却在脑海里循环播放。

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陈凯歌一家三口的文艺日常也因此被扒,无处安放的才气贯彻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。陈凯歌竞选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总导演时,一开口背诵起了杜甫的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:“剑外忽传收蓟北,初闻涕泪满衣裳。却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诗书喜欲狂……”组委会听了一脸懵,说我们要的是具体的创意方案,不要诗人。拍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时,陈凯歌拿着对讲机训斥陈飞宇:“Arthur,你还没过你自己的心呢”“还不好,再来”。就在“阿瑟文学”起源的综艺,吃饭前陈凯歌给陈红送上情书,说:“你我都是拒绝肉麻的人。”下一秒就开始肉麻念诗:“不思量,自难忘,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”

小学生时期的陈飞宇写日记就是中英文夹杂,“心情很relax,神情很enjoy”,“我要和这个世界say goodbye了,阿修罗我来了!”很多网友建议他在微博续更这样的抓马日记,妥妥的流量密码,从此陈红再也不用担心儿子的星途了。陈飞宇还曾在颁奖典礼上当众对着陈凯歌说:“爸,我希望两年以后,或者几年以后,别人能说,我是你爸……不对,是说,你是陈飞宇的爸。”

陈红说过,她和陈凯歌定时会进行夫妻间的神聊,话题无所不及,小到尘世间一颗石头,大到整个宇宙。有次陈红跟陈飞宇去东京,陈飞宇不小心拉错了人,那个陌生人看了看陈飞宇说:“上帝怎么能给我一个这么好的礼物”。陈红夺过儿子说:“怎么是上帝给你的礼物,这是我儿子,你拉错人了!”综艺里送礼物环节,陈凯歌希望不爱穿袜子的陈红能多爱自己一点,准备了一盒袜子,陈红马上在餐桌前穿上了一只新袜子。

大家觉得他们说话文绉绉,在饭桌上谈文学,一举一动都要讲规矩很奇怪,但是他们真的不是为了上综艺装的。一家三口平时就是仿佛身置于王家卫的电影里,每句话都要念诗谈典故,语气必须是朗诵范。陈凯歌说肉末组合起来就是风味绝佳的美食,陈红立马接话说小小的一粒玉米也有巨大能量,两人都乐在其中,能在大千世界寻觅到喜好一致的人可以说非常难得了。资深媒体人李敏(化名)跟记者说,她已经跟做真人秀的朋友提议邀请陈飞宇一家三口做个综艺,这种一本正经的搞笑在市场上暂时还没有竞品,收视率怎么想也绝对不会差。

各家有各家的过法,导演需要经常跟文学作品打交道,这种说话风格可能是陈凯歌在阅读过程中潜移默化而成,把生活过成了艺术也无可厚非。

孩子每天都和父母在一起,父母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,甚至教育孩子的做法,都会影响到孩子。

濮存昕的父亲就是前人艺的导演兼副院长苏民,从小教导儿子得把演员这事做好,因为你是一个好演员,你是一个名演员,你才能够做这么多事情。

郭麒麟曾被夸“生子当如郭麒麟”,聪明机灵情商高有综艺感。郭麒麟接受采访时透露,最开始郭德纲教育他时,他会梗着脖子,结果被教训得更惨。16岁时郭麒麟在岳云鹏的专场演出中助演不力,被郭德纲在微博当众批评。郭麒麟不想背哪段贯口,郭德纲就特意在节目单上排上这段,让他不背都难。

今年凭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再度走红的黄贯中,早年参加育儿综艺的表现也被翻出来,不同的是,大家都在学习他的“育儿经”。黄贯中时刻关注孩子的状态,照顾孩子的情绪,给孩子足够的安全感。女儿黄莺被夸“莺莺小天使”,五岁就懂事又乖巧,会照顾身边的朋友,戚薇李承铉的女儿Lucky哭了,黄莺就主动把冰淇淋给她。大家都说黄莺一看就是在爱意满满的家庭中成长的孩子,黄贯中和朱茵的感情肯定差不了。

杨玏高中时向父亲杨立新提出了想进娱乐圈,杨立新提出了专业要过硬的要求,于是他在国外主修戏剧,回国后选择做幕后,演了几年配角才因《三十而已》走红。

同样演了多年配角的王骁,母亲王馥荔也不支持儿子当演员,王骁在国外学习的是后期动画制作和工商管理,27岁时再度想入行,王馥荔督促儿子成功减肥近60斤,演了十几年配角终于靠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中的司命星君走红。

葛优之前演话剧的时候,十几年都在跑龙套,每次儿子有演出的时候父亲葛存壮都去看,看完提出改进意见。葛优凭《顽主》和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大火后,葛存壮提醒儿子不能骄傲。父母做人做事的态度,潜移默化影响了孩子。像葛优和陈佩斯这样的演艺世家,无论提到父子中的谁,大家都充满敬意。葛存壮还曾说过自己的代表作就是儿子葛优。

谢霆锋可以说是星二代的成功典范,出生三分钟后就被狗仔登上报纸,13岁以前每年春节都要拍全家福拜年。但他没享受到父母带来的流量,反而因此增加槽点。

刚出道时主流观点都嘲讽星二代,他上台表演都会被观众嘘,被攻击不洗头没演技。演戏起来用命拼,拍第一部电影《新古惑仔之少年激斗篇》时脚被铁栅栏刺穿,为了让现场300人的镜头连接顺畅拒绝立刻就诊,还跟导演说这是我谢霆锋这辈子的第一部戏,我之前被人看不起,说我不认真,今天我就偏要证明给他们看。拍《特警新人类》时从二层楼高的铁架摔下,脊椎神经受伤、脊椎移位,看了150多次医生。拍《新警察故事》他从28层楼高的香港国际会展中心楼顶掉下,被绳子扼住脖子的戏,几次直接被勒至休克。

谢霆锋演跳楼戏都是真跳,和成龙是香港唯二没有保险公司敢接单的艺人。最终硬是靠作品站稳脚跟,后期制作公司“Po朝霆”和个人美食品牌“锋味”的副业也发展得不错。

早期很多星二代为了从艺主动改名换姓,甚至被赶出家门自立门户的。像日本的杏为了跟父亲切割,出道坚决不提父亲渡边谦,参加比赛被爆出身世后毅然退赛。郭麒麟大火后,盘点起星二代,大家才发现,原来这么多资深艺人是星二代。关之琳、廖凡、黎姿、胡军、张震、黄磊、车晓、张若昀、刘恺威、杜淳,国外的安吉丽娜·朱莉、河正宇、松隆子、安藤樱、宇多田光,提到他们的时候,大家第一想到的是他们的作品,而不是他们的父母。

父母是孩子的启蒙老师,也是孩子的人生领路人。父母错误的育儿观,会影响孩子的一生。这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孙安佐了,狄莺和孙鹏高龄得子,对孙安佐非常溺爱,基本上就是要什么就满足什么,狄莺一天盯儿子吃饭7个小时,一个月给儿子养胖5公斤,规定儿子孙安佐在18岁前不能一个人出门、拿手机。结果是孙安佐12岁才戒奶,15岁才跟家长分床睡。孙安佐在台湾读书时,曾在晚自习时脱光和同学打闹,还在结业仪式上大喊要炸掉学校。家长安排他出国读高中,结果到了美国,告诉朋友五一时不要来学校,因为他要“射学校”,朋友听到后报了警,警方在其宿舍查获和1600发子弹,被关押240天后宣布刑满释放。孙鹏狄莺当时紧急飞到美国救子,大半年为了筹措大量费用打官司,卖掉了两栋豪宅。

回到台湾的孙安佐再次被带往警局调查,依照制造手枪未遂罪提起公诉,狄莺还在一场直播里哭诉儿子冤枉。

教子无方,狄莺和孙鹏曾经的黑历史也被扒。一个极端控制狂,一个以欺负人为乐趣,每一个熊孩子都有一对熊家长,《触龙说赵太后》有句台词:“位尊而无功,奉厚而无劳,而挟重器多也。”孩子就是一块白板,你怎么画他怎么变。无规矩不成方圆,而这个规矩就是父母给设定的。惯子如杀子,孩子小时不教做人,长大TA会教你做人。

星二代就是伴着话题出生的,这是他们的光环也是负担。如果想要在娱乐圈发展反而更需要靠作品来证明自己的实力。如果公众期望很大,没有达到父母的地位、拿到过硬的实绩就让人失望越大。像小S和林依轮的孩子都被吐槽过“不硬塞显然不是登上杂志的水平”,木村拓哉女儿木村光希甚至被日剧影射资源很强,母亲过于强势。“楚云飞”张光北的女儿张思乐中戏和纽约电影学院科班毕业,但是在《觉醒年代》《巡回检查组》的表现被吐槽出戏,“关系户毁剧”。

娱乐圈是个英雄不问出处的地方,大家都说,如果明星世袭制,无论怎样的废物丑人都有人捧,那么观众只配被喂屎。很多星二代从小养尊处优,表演附于表面,但是影视剧一部接一部,播了跟没播一样没法看,全都是出道即巅峰。

星二代的结局只有屡教不改、浪子回头和青出于蓝三种,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父母把孩子教育好,职业道路上的成就关键还是要靠自己。从小混娱乐圈的星二代姜大卫说过,电影圈很现实,帮一时帮不了一世,明星更是强捧不了。星二代的起跑比别人早,能不能抵达终点线,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只能凭他们自己的努力。艺人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事情,不用着急走得太快,但是一定要走得更稳。

前二十年,因父敬子。后二十年,因子敬父。在漫漫人生路上走出自己的特色,这才是星二代该有的魄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