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看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的相关文章,今年的诺奖获奖主题也挺有意思:

发展经济学的发展,取词来源于发展中国家,它兴起于二十世纪40年代后期,在亚非拉各主权国家纷纷独立之际,是专门用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现象的学科。

简单的说,就是专门研究落后国家和人民的发展问题,力图给贫困问题找到方案,而这三位这次获奖,正是基于他们在人类贫困方面——即为贫困经济学所做出的卓越贡献。

在他们的学术成果《贫穷的本质》这本书里,就曾对“贫困的陷阱以及如何摆脱贫困”作出详细的解释,我想这也是今天想说的话题:

家里有一个表哥,生在80后的尾巴上,和我们90后的孩子一起玩到大,小的时候没觉得和我们差多少,后来发现情况越来越不对。

这个表哥从小不怎么爱学习,却嗜赌成性,每年过年家庭聚会都是稳坐牌桌,洗牌摸牌推牌动作一气呵成,手边的烟更是没有断过,这就是这样一个好赌如命的人,却常常在牌桌上输的精光,而后不得不靠借钱度日。

在他的身上,总能看到那种急切想赢的心态,如这样“一把全赢”的思维一旦上头,结果只会让他行为陷于一种“赌徒心态”:

这些年来看到很多想“一把全赢”的人,上至千万富翁,下到平民百姓,不少人都曾在命运的赌桌面前输的精光,毕竟,在贪婪面前又有几个人能把持的住?

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刘德华曾经代言的一款金立手机,正是2018年,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品牌,被爆出大量欠债。

其实,早在2017年底金立资金链被爆出有百亿外债,各大经销商纷纷上门讨薪。外界对其背后原因也是众说纷纭,但其中最醒目的一个,或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其创始人、董事长刘立荣嗜赌。

第一次就输了20亿。第二次,与刘立荣私交甚好的几位朋友,亲自飞到塞班想劝他回头,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赌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。最后一把牌,就一把牌,一次性输了7亿美金。”

事后他自己也罕见地接受了媒体采访,承认确实曾两次去塞班赌博,但否认输掉了100亿。

就算这个数字真实,十几个亿也绝不是小数了,足以让一个事业如日中天的男人,深陷泥沼,再难自拔。

“一个人一旦几次看走眼,就会失去判断力,这并非因为他的智力不行水平不够高,而是因为他判断价值的方法彻底错了。”

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明明知道“逢赌必有输”,却任然不下赌桌的原因,因为靠赌一把来赢下整个人生的念头,早已深埋心底让他们无法收手。

将人生的翻盘逆袭寄希望于概率性极其不稳定的赌桌,这注定是一场代价极大的命运博弈。

美国工程界先驱西蒙· 拉莫曾经写过一本名为《普通网球手的非凡网球》,在这本书中西蒙·拉莫解释说,网球不是一种游戏,而是两种游戏:

一种是像费德勒这样的职业选手打的网球,天赋高技巧好,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随心所欲;

赢家的比赛中,要想赢,靠的是打出非常精彩、非常刁钻的球,让对手接不住就行了;而输家的比赛中,要想赢,主要靠避免打出让自己丢分的球。

业余爱好者打不出刁钻的球,有时候就连简单的球都接不住,所以追求的就是每次都能把球打回去。或早或晚,对手就会打出糟糕的球,出界或者过不了网,以此作为得分的机会。

橡树资本的联合创始人霍华德·马克斯是当今最受尊敬的投资人之一,他曾经就把这种网球比赛的理念引申到投资上:

“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世界,很难一直做出成功的投资,那些追求伟大成功的人往往却失败了。

我得出了一个结论,对我来说,我们要在投资中长期取得成功,或许最好的方式是不犯错,不做错误的投资,没有糟糕的年份。

只要一笔一笔积累良好的投资,只要一年又一年业绩稳健,二十年、三十年、四十年、五十年,长此以往就是成功的投资生涯。”

和大多数汲汲于快速致富一把全赢的人相比,愿意坚持长期主义的人则显得格格不入。

在这个到处充斥着“3个月快速致富”“如何毕业2年年薪百万”“3招轻松减肥不反弹”等各种撩人的标题,实则就是一场人性的对赌。

总有人,想试试自己能不能侥幸赢一把,对他们而言,早已不相信了积累的力量。

因为聪明的人眼观四路、耳听八方。他们总是能比大多数人看到更多的机会,接触更多的资源。

因此,他们常常受不了诱惑,不断在做捡了玉米丢了西瓜、捡了甘蔗丢了玉米、捡了葫芦再丢了甘蔗的事情,在红利和风口间上下起伏,左右摇摆,但最后一生难成大事。

通过洞穿本质的理解,加上日复一日的训练,一旦入局就是无人能接的起手,让常人毫无招架之力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极度渴望快速致富,对长久而细微的增长毫无兴趣,这样的思维同样普遍于职场之中。

一个人在选择工作时,应该选择那些对自己有成长的公司,而不是觉得某家公司很酷很热门或者多给了一点薪水就选择它。

他就见过不少年轻人在接受第一份工作时,选择了那些多给了20%薪水的公司,几年后,当他遇到那些年轻人的时候,他们已经离开那些公司重新找工作了。

有些时候,看起来一份高薪的工作虽然很美好,但他绝对满足不了你一夜暴富的梦想,更没办法让你得到长久的发展。

在《洛克菲勒传》中,讲到了一则关于石油大王白手起家的故事,故事没有想象中的宏大,甚至现在看来还有一些心酸:

洛克菲勒在找工作的时候,先是找了一份美国克利夫兰市的企业名录,然后从里面挑出来自己认为不错的公司,一家一家去拜访。登门之后,他就直截了当跟对方说:

每天早上8点出门,一周六天,然后一连找了六个星期。他把自己名单上的公司走了一遍,然后再重头开始,有的公司甚至去了两三次,可想而知,没有一个公司要他。

直到1855年的9月26日,一家从事农产品贸易的公司,决定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来记账。

洛克菲勒每天早上六点半开始工作,中午买盒饭在办公室吃,晚上很晚才下班。他在日记里曾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则,说是为了防止工作太晚,要求自己连续30天只能在办公室待到晚上十点。

他为公司收欠款时,就坐在对方办公室门口或者马车旁,耐心等着,直到对方把钱拿出来。

他要确定每一笔账目都非常合理,而且没有错误,有时候连老板都认为一些小差错不算什么,他却坚持要纠正过来。

一年之后的1858年,洛克菲勒自己创业,跟人合伙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,开始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。

但我们常常想学习的,只是他获得成功的结果,而不是他获得成功的过程,而这些过程往往就是隐藏在被我们忽视甚至瞧不起的细微之中。

就像最开始一穷二白的洛克菲勒一样,靠不间断的碎片化时间学习,每天积累一点微弱优势,最后积累为竞争壁垒,成就自己的商业帝国。

赌一把全赢难度很大,但局部小胜却还有机会,既然有这样的机会,为什么不试试?

打一场麻将赌一场钱,输赢不过眨眼之间,但这钱来的快去的也快,根本谈不上积累和留存,即便今天是你的,明天也有可能是别人的。

所有标榜着“速成”的传奇故事中,一定有你输不起的巨大代价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在可控的范围内日拱一卒,踏踏实实先把自己的分内事做好?

常人高不可攀的一亿元,也不过是王健林的小目标,可是王健林的万达也不是一天成长的,

真正的赢家永远不会牵绊留恋于眼前的利益,当他们经历时间的重重磨砺,战胜种种欲望和诱惑,真正迎接他们的才是一个全赢的未来。